周冠宇撬动中国互联网

车速270km/h的剧烈碰撞,倒扣并翻滚失控的赛车,满地的碎片和火星……

对于年仅23岁的中国F1车手周冠宇而言,北京时间2022年7月3日晚十点的英国大奖赛,可谓是“一秒天堂一秒地狱”。

排位赛中,周冠宇凭借出色的发挥赢得了正赛第九的发车顺位,创下了自己在F1中的个人最佳排位赛成绩。然而,正赛发车仅10秒,周冠宇驾驶的阿尔法罗密欧F1车队ORLEN的C42赛车,就因来自侧后方的撞击而失去气动平衡翻滚着飞出了护墙。

一时间,天空体育、五星体育、企鹅直播、微博……全世界的F1车迷都在同一时刻为周冠宇屏息祈祷。刚在央视频出境的周冠宇,因这次事故迅速登上了各大社交媒体的前排。仅在微博,7月3日当晚就有超过包括热一在内的六条热搜和这次赛道事故有关,B站、小红书等平台也出现了大量和周冠宇相关的内容。

“这是中国车手周冠宇啊……”看着回放中失控的赛车,五星体育解说员李兵发出了一阵惊叹。

由于事故严重、转播画面延迟,这次事故引发了巨大的关注,互联网的视线也第一次完全聚焦在周冠宇,这位从事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之一、年仅23岁的中国F1车手身上。

自1950年首届F1创办以来,周冠宇是七十余年赛历中首位参加正赛的中国车手。韩寒在接受《五星体育》采访时曾说:“这是有重大意义的,就像刘翔对于田径,姚明对于篮球。”

受制于国内不成熟的赛车环境,以及行业本身极高的前期投入、运营成本,现阶段很少有中国人能接触并参与到世界级的高水平赛车赛事中。而周冠宇能10岁制霸国内卡丁车赛事、11岁远赴英伦深融入欧洲赛车体系、15岁成为法拉利青训车手并一路从F4晋升到F1正式车手,除了自身的天赋和努力外,也和背后殷实的家业、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毕竟,这是世界上最烧钱的比赛之一:以连续八届制造商总冠军梅赛德斯奔驰车队为例,梅奔在2019、20年的车队预算分别为4.25、4.11亿美元。在2021年预算帽规定出台后,F1所有车队的预算被限缩,由21年的1.45亿美元逐年缩减,到2023年将限定在1.35亿美元。

1.35亿美元,大约是预算帽出台之前中游车队一整年的预算水平。周冠宇所在阿罗的前身索伯车队,在2018年的预算刚好是1.35亿欧元(美元-欧元汇率在2018年约为0.87)

而周冠宇的到来,直接为车队带来了大约2亿人民币(2500-3000万欧元)的个人赞助费;紧接着,品牌方纷至沓来:伊利旗下子品牌安慕希,光速签约周冠宇作为品牌代言人,同时安慕希也是周冠宇所在车队的赞助商,在赛车服、赛车破风板等多个位置都有安慕希(AMX)字样出现。官方并未透露具体赞助金额,根据过往梅奔等车队公布的数据推测,安慕希的广告费不会低于每年百万欧元这一级别。

随后,轩尼诗和汇丰银行等品牌也官宣了周冠宇成为中国区品牌大使,汇丰中国行长兼行政总裁王云峰表示,此番合作非常契合汇丰的品牌主张,希望通过这位新晋体坛偶像发掘新生代年轻人的市场价值。

阿罗的车队领队Frédéric Vasseur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周冠宇,他说车队选择周冠宇除了对他自身实力的认可之外,背后巨大的商业价值潜力同样是车队看中的一点。

“签约周冠宇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机遇,因为(周冠宇加入车队)打电线年都多。”

“感谢Halo!”——保护过F1车手格罗斯让、汉密尔顿,又在此次赛道事故中救下周冠宇的Halo系统,赛后收获了全网一致好评。

2017年,上海电气旗下的上海集优,通过间接持有全资子公司Nedscheroef Altena Gmb H,收购了总部位于德国的CP Tech公司90%的股权。

周冠宇事故发生的第二天,上海电气在A股和港股股价单日大涨10.05%、9.28%。

虽然包括车迷和联想公司在内,大概没人希望广告以这种方式打出效果,但不得不承认,今年联想在银石投放的赛道广告,确实跟着周冠宇的翻车镜头一起广为流传。

早在2007年,联想就曾签约威廉姆斯车队,成为顶级赞助商。据外媒《Bussiness F1》杂志报道称,这笔赞助费高达3000万美元(同期爱国者以1900万美元赞助了迈凯伦车队);2018年,联想又成为了F1旗帜性车队法拉利的赞助商。尽管双方均并未透露这次合作的具体签约金额,但考虑到法拉利在F1的历史地位以及曝光度,联想提供的赞助费大约仍在千万级别。2022年,联想成为了F1赛事的官方赞助商,并冠名了全年最受车迷关注的比赛之一、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的摇篮——英国大奖赛。据相关媒体报道,本赛季联想的赞助费用和规模,级别仅次于劳力士、阿联酋航空和地中海游轮这类“全球合作伙伴”。

联想加注,其他一些科技企业同样慕周冠宇和F1之名而来。2022年7月1日,周冠宇所在的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官宣商汤科技成为其赞助商,将在赛车运动领域为车队提供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商汤的LOGO出现在了阿尔法罗密欧赛车侧箱的位置。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徐立表示:“商汤与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合作,将促进AI与赛车运动行业结合,把行业智能化水平提升到新高度。我们期待将商汤绝影智能汽车的最新技术与F1车队品牌相结合,为赛车运动的体验带来全新变革。”

阿罗车队也通过官推发文称,商汤将通过前瞻性的AI技术分析赛况、策略,帮助车队建立优势。据公开资料显示,这或是商汤科技首次以赞助商的身份参与到大型体育赛事当中。

商汤拥抱周冠宇效应,而小米选择了一直以来定位高端的冠军车队,梅赛德斯奔驰。

小米的子品牌redmi,在今年二月份联名梅赛德斯AMG马石油车队,发售了旗舰机型K50的“冠军特别版”,外观、礼盒多处应用了梅奔车队元素。这并非小米首次合作梅奔,2020年,小米就曾推出过电动滑板车的梅奔特别版。滑板车身上印有梅赛德斯AMG马石油车队的LOGO,配色也是梅奔色。

TikTok则签约了阿斯顿马丁,LOGO出现在座舱附近。背靠斯特罗尔家族、出手阔绰的阿斯顿马丁并不缺钱,同Tik Tok的合作或许意在提升自身的互联网曝光度。

据F1官方统计的数据显示,2021赛季全球共有累计15.5亿人次观看了F1赛事,相比2020年增加4.0%,平均每场约有7045万观众收看。因“汉密尔顿被规则绝杀”而引起巨大争议的收官战阿布扎比大奖赛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了1.087亿人次观看,为全年收视率最高的一站,同比2020阿布扎比大奖赛增加29%;

在主要的细分市场中,荷兰累计观众人次同比增加81%,美国+58%,法国+48%,意大利+40%,英国+39%。

2021赛季独立观众人数(赛季中至少观看一场比赛的人数)为4.45亿,中国是独立观众最大的市场,达到了7080万,较2020赛季增长了13%。

包含中文官方社交媒体在内,F1全球所有的官方社媒共有4910万粉丝,粉丝量同比增长40%;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50%至70亿;互动量同比增加74%,达到了15亿。中文社媒(包括微博、抖音等)粉丝量同比增长39%至270万。

截止目前,F1官媒在微博的粉丝已有162.6万,头条11.4万,抖音137.6万。而周冠宇个人在微博的粉丝量也已经达到了129.2万,抖音38万;一向不温不火的阿尔法罗密欧车队,也因周冠宇的到来受到了不少关注(微博15.2w),粉丝量方面直逼梅奔(16.6w)。

以周冠宇稳定且颇具观赏性的风格、出色的状态以及身份所带来的天然线带来的收益将极为可观。

2002年,姚明以NBA状元秀的身份被休斯顿火箭队选中并大放异彩后,NBA联赛先后吸引了包括李宁、联想、蒙牛在内的超过15家中国公司前去赞助,火箭队也由一支普普通通的NBA球队,跃升成为国人心中的主队。

二十年之后,周冠宇几乎复制了这一路线:以顶级运动员的身份入局,并迅速将国内的视线和资本,拉向大洋彼岸一片遥远的赛场,休斯顿火箭队和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颜色,刚好还都是“中国红”——火箭队在春节等传统节日的周边营销,阿尔法罗密欧完全可以寻迹。

本周末在F1英国站的事故——碰撞、翻车、上墙,从路人和车迷的角度看确实是惊险的,但也只是一次正常的赛道事故而已。而更为功利的说,周冠宇这次撞墙事故,也让他翻过了成为中国体育顶流的最后一道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