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里安又“杀”了斯摩棱斯克门之战勒帕森诺之战

1941年7月初,古德里安大举进攻斯摩棱斯克,苏军元帅铁木辛哥奉命发起反击。这场战斗对苏军十分不利,德军占有全面优势。但在战斗接近尾声时,古德里安再次被击毙,德军因此减缓了攻势,使苏军成功撤退。

1941年6月30日,德军已经攻占了苏军在西部的战略要地明斯克要塞,随后古德利集团在东部继续进攻,他们的目标是打开通往莫斯科的门户斯摩棱斯克,进而进攻莫斯科。

7月2日,当德军先头部队出现在斯摩棱斯克西部门户奥尔沙·勒佩尔塞诺附近时,在当地炮兵学院和步兵学院学员的顽强抵抗下,德军先头部队被击退,为阻止德军继续进攻勒佩尔塞诺,学员们对勒佩尔森大桥实施了爆破。遗憾的是,由于缺乏经验和炸药,大桥没有完全被炸毁,随后赶到的德国工兵对大桥进行了维修加固。

早在17世纪,奥尔沙就被称为斯摩棱斯克门,而斯摩棱斯克又被称为莫斯科门。位于第聂伯河与东希德维纳河交汇处的勒佩尔塞诺是连接白俄罗斯与莫斯科的重要交通枢纽之一,一路向东是宽阔平坦的公路,是德军装甲集群最理想的前进道路,因此也是德军重点进攻方向之一。

为了阻挡德军的攻势,苏军总参谋部派出莫斯科军区精锐装甲部队第7机械化军前往西线陆军战区支援作战。这个集团军是苏军的典范,也是按照巴甫洛夫在战前初期制定的规则组建的。该集团军群由第14坦克师、第18坦克师、第1机械化团和第9摩托化步兵团组成,共有44辆KV-1坦克、10辆KV-2坦克和29辆T-34坦克,以及374辆轻型坦克。

对苏军来说,防守斯摩棱斯克防线的目的主要是拖住德军,为苏军重建勒热夫-维亚济马-卡卢加沿线机械化军本来应该被补给到维亚济马防线,但情况非常危急,他们无法携带其他新型坦克开赴前线。值得一提的是,斯大林的儿子雅科夫也在这支部队服役。

第7机械化军到达前线后,立即派出了一批侦察兵。侦察兵的射程约为25至50公里,他们时刻关注着每一条道路和桥梁,防止德军突破步兵阵地的防御,甚至在必要时引诱德军进入埋伏。

此时,斯摩棱斯克的防御力量仍显不足,铁木辛哥元帅带来的增援部队数量有限,西线集团军又因损失惨重而出现空缺,平均每个军的防御正面宽达50公里,苏军根本无法应对德军第三装甲军的整体进攻。

事实上,第七机械化集团军此时的角色更像是第20集团军的救火队,需要随时填补第20集团军的防御空白,同时对德军进行适度的火力侦察,伺机发动反击。总体而言,库洛齐金将军的防御战略是现实的,但使用装甲部队作为机动防御部队是当时苏军唯一的解决方案。而且,苏军轻型坦克的45毫米炮很难威胁到德军的重型坦克,贸然进攻只会自讨苦吃。

苏军总参谋部于7月2日任命帕夫洛夫为西线集团军副司令,两天后任命铁木辛哥元帅为西线集团军司令,叶列缅科上将接替帕夫洛夫为西线集团军副司令。被蓝帽带走的巴甫洛夫再也没有回来。接着,铁木辛柯元帅收到了第16号指示,要求苏军立即反击,阻止德军越过斯摩棱斯克防线。但这与苏军的防御计划相矛盾,但铁木辛哥元帅认为这个命令是合理的,此时情报显示德军装甲部队与步兵脱节,如果抓住机会,足以让古德里安喝上一壶。

德军刚刚突破鲍里索夫号,正在向奥尔沙发起进攻,铁木辛哥元帅为德军装甲部队准备了一场奇袭,他派出两个机械化团向德军侧翼发起攻击,理论上苏军有机会封住鲍里索夫号缺口,包围德军。

苏联第69军仍在维捷布斯克防线上防守,架设了无数反坦克障碍,并布设了雷场。同样控制着什克洛夫防线集团军拥有一个苏军炮兵团的实力,他们可以用手榴弹火力压制来袭的德军,如果一切顺利,如果苏军机械化部队进行反击,他们确实有可能吃掉古德里安的先头部队,甚至把古德里安打得落花流水。但苏军的情报是有缺陷的,事实上,尽管德国步兵被切断了联系,但德军的步兵集群现在跟在古德里的集群后面,并将在大约四天后投入战斗,这意味着苏军反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然而,朱可夫建议把铁木辛哥的反击推迟两天,等待他请求的西方面军的空中支援到达后再投入战斗。因此,反攻被推迟到7月5日,德国步兵随后跟进。由于一些细节情况的变化,苏军第7机械化军团需要越过萨洛河和利普诺河对古德里安的侧翼发起攻击,因此苏军的进攻速度受到了地理条件的极大限制。(事实证明,朱可夫的建议这次被推翻了,就好像给了铁木辛哥元帅一杯毒牛奶。)

第7机械化军司令部将所有新型坦克集中在第14装甲师,相对落后的第18装甲师将与第14装甲师平行行军,这将成为向古德里安头部猛击的一记重锤。从乌克兰赶来增援的第五机械化师下属的第13装甲师将从别尔基切夫向奥斯特罗格发起牵制性进攻,但事实上,该部队的装备状况糟糕,经过一系列战争,第13装甲师只有2750名官兵、6辆KV-1坦克、10辆T-34坦克和68辆轻型坦克。

反击当天,7月5日,苏军每个机械化师大约得到一个航空团的空中掩护,但这显然不够,德军有一定的空中优势,双方几乎同时攻击,苏军空军刚刚起飞,德军空军就访问了苏军机场,破坏了跑道和许多地面物资。

古德里安将进攻的一个矛头指向勒佩索诺,但当他发现苏军可能在这里准备伏击时,古德里安将进攻推迟了20个小时,等待德军步兵全面赶上,并打算让装甲部队再次发动钳形攻势,包围苏军机械化第七集团军和第二十集团军。一口气打开通往斯摩棱斯克的大门。

在与库洛齐金将军商议后,铁木辛哥元帅命令第44集团军向鲍里索夫进攻,切断古德里安的退路,并配合第7机械化军团和第5机械化军团将德军包围在勒佩尔塞诺地区,这将使苏军有机会恢复白俄罗斯战区第聂伯河与明斯克之间的战线。

苏军和德军装甲部队之间的战斗发生在7月6日上午。他们在萨洛湖和杜维纳之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苏军装甲部队从一开始就遭到了德军的空袭,因此一口气损失了8辆KV-2坦克。虽然苏军的攻势从一开始就不理想,但他们用kV重型坦克和T-34坦克粉碎了德军,将德军赶出了杜维纳公路,取得了立足点。

7月7日上午,苏军继续进攻,苏军以126辆坦克为先导试图夺过河攻击德军,其中包括约7辆T-34坦克和2辆KV-2坦克冲上大桥试图夺取大桥,这座被称为苏丹桥的大桥并不是为重型坦克设计的,而德军的炮兵摧毁了数座桥墩。桥梁在苏联坦克的重压下坍塌了。然而,苏军突破了德军的防御,摧毁了多达42辆德军坦克,并俘获了一辆三型坦克。

然而,第14坦克师的进攻速度减慢了,师长瓦西里耶夫被一架斯图卡俯冲轰炸机投下的炸弹炸伤了头部和手臂,尽管他仍设法坚持指挥战斗。与此同时,该师的坦克损失达到了一半以上,在短短两天的战斗中,第14坦克师多达100辆坦克被击毁或受损,因此当晚不得不停下来休整。

苏军装甲军团一直在抱怨莫名其妙地失去了空中支援,实际上苏军航空兵从战斗一开始就一直在与德军航空兵作战,但里希特霍芬在这场局部战斗中为古德里安提供了更多的空中支援,因此苏军航空兵没有能够尽全力保障空中安全。

苏军第18坦克师在最初的战斗中陷入了古德里安准备的森诺伏击圈,古德里安为他们准备了两个装甲团和两个步兵团,战斗从黑夜持续到白天,苏军第18坦克师的卡车运输队损失惨重,但他们没有后退半步。在9日的战斗中,第18坦克师的一辆T-26坦克从侧面击中了一辆标记独特的三号坦克,随着德军坦克的撤退,德军短暂撤退,苏军接到撤退命令。

据信,唯一标记的德军坦克是3F型,苏联人根据德军撤退的情况推测古德里安可能坐在坦克里,因此古德里安再次被击毙(此前古德里安曾两次被苏联人宣布击毙)。幸运的是,T-26坦克的45毫米炮几乎无法穿透F-III坦克的侧面,如果使用早期的III型坦克,装甲将军古德里安将超越舒伯特,成为第一个在苏德战争中牺牲的德国高级将领(如果他真的死了,斯大林可能会在梦中笑着醒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